<
男人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嫁给太子之后(重生) > 正文 第3章
    --------《男人小说网manxs.net》----------

    太子府主殿人声鼎沸,觥筹交错。婚房却仿佛被隔绝了般的安静。

    门被推开的响声在沉默中被放的更大,江琬槐呼吸一窒,不自觉的捏紧了手中的帕子。

    盖头将她的视线尽数遮去后,听觉反而变得更灵敏了起来。

    脚步声不轻不重,沉稳有力。一步一步的慢慢靠近,牵动着江琬槐的全部思绪。

    有盘子磕碰的声音响起,短促的一声后,一根黑金色的杆子伸到了盖头下方。

    随着盖头被缓缓挑起,屋内的景象一点点映入江琬槐的眼帘。

    陆昭谨靠的很近,他还穿着方才拜堂时的婚服,喜庆的大红色在他身上不显半分庸俗,反倒是有种鲜衣少年的潇洒。

    身上的味道也依然清冽好闻。

    江琬槐有些奇怪,他不是在前殿会客敬酒吗,怎么身上倒是没有丝毫酒味?

    陆昭谨不紧不慢的将盖头完全掀起,江琬槐顺着他手上的动作抬眸,错不及防的撞入了一双深邃漆黑的眼中。

    眼型狭长,眉梢细扬,睫毛浓密长翘,极好看的一双眼,却黑沉沉如汪深谭般不带情绪。

    江琬槐的睫毛轻颤,心跳乱了一瞬,她很快垂下眼,错开两人的对视。

    陆昭谨看着她躲闪的样子,神色晦暗不明,他不动声色的离得远了些。

    门口进来了一个嬷嬷,将托盘中的两杯酒分别递给两人:“太子殿下,太子妃娘娘,合卺酒拿来了。”

    江琬槐接过,想起合卺酒需要交杯的喝法,脸上有点烧。她抿了抿唇,悄悄瞄了眼陆昭谨。却见对方还是那副淡然事不关己的模样,举着酒杯,等着她的动作,眼神无波无澜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还以为新郎不是他呢。

    喝罢合卺酒,陆昭谨的目光落在她沉甸甸的凤冠上,眸光闪了闪。终于开口说了今天两人见面以来的第一句话:“礼已行完,你便先歇下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江琬槐下意识问道。

    陆昭谨淡声道:“孤去前殿宴客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不等江琬槐回答,稍微整理了衣冠,就朝门外踏去。整个过程,没再分给她一个多余的眼神,全程冷淡的像是在办公事一样。

    江琬槐:“……”

    江琬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心里头说不上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按礼来说,新郎得需送走前殿的宾客,方才回新房行礼,这期间,新娘都得盖着盖头等着。他却先回来行了礼,是为了让她能先歇息下。

    她前世陪了陆昭谨十一年,本以为对方心里应该是有自己的。

    但他从始至终的冷淡态度,却又让她底气不足。

    陆昭谨刚走不久,就进来了一个小厮,手中拿着两盘糕点,朝着江琬槐行了个礼,道:“娘娘,这是殿下方才命厨房的人现做的桂花糕和豌豆黄,奴才给您送来了。”

    江琬槐的肚子确实已经饿了,早晨时吃的那几块桂花糕根本没法抵饿。她忍不住在心中暗叹了下陆昭谨的细心。只是,“按礼,我得明日早膳时才可用食吧?”

    “殿下说了,娘娘无需顾虑太多,想吃便吃就是了。规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。”小厮说着,将糕点放在桌子上,补充了一句,“反正无人看见,嬷嬷们都已经回宫了。”

    江琬槐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倒一点都不像是陆昭谨会说的话。

    小厮又说道:“殿下还嘱咐了,太子妃吃完就先睡下罢,不必等他回来。”

    江琬槐点了点头,示意自己知道了。

    小厮说完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江琬槐将满身的首饰卸下后,总算是松了口气,婚服繁复,但脱起来还是比穿时容易多了。她沐浴完,换上中衣,将铺了满床铺的桂圆花生枣子收拾了起来,放到了桌面上的空盘子里。

    新房里的所有布置都以红色为主调,窗户上贴的“喜”字剪纸,床幔绣着精细的龙凤呈祥花样,被褥是活灵活现的鸳鸯戏水图,满目皆是喜气盈盈。

    江琬槐轻手轻脚的掀开被褥,打算在床榻内侧躺下来。不料刚挪进被子里,背部就突然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。

    难道方才没有把桂圆枣子收拾干净吗?

    她疑惑的移开了点身子,看见了硌着她的那物什。

    是本崭新的红色书籍,颇厚,封面上没有一个字,瞧着像是话本子。

    江琬槐有些纳闷,哪位下人在收拾床褥时,还留下了本话本子?

    她顺手拿起来,翻了两页,瞧见上面的内容后,飞快的把它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羞得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这太子府怎得准备做的这般全面!竟连画册都备上了。

    她前世虽嫁了贺吟清,却从未与他行过房事,贺吟清不喜她,新婚当晚行完礼后就去了隔壁院子的侧室处。

    江琬槐对于新房之事的了解,只停在了潘氏婚前给她的一摞画册上。

    那些画册她也只是匆匆看罢,便压到了箱底去,不敢再多瞄。

    江琬槐将头埋进被褥中,热气笼罩了整个人,她做了几个深呼吸,努力让自己忽略掉这一遭。

    脑中的思绪却兀自乱飘。甚至开始担忧起了她待会儿要怎么面对陆昭谨。

    她有些认床的毛病,本以为自己会彻夜难眠,没想到不知不觉,就在胡思乱想中陷入了沉睡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宾客散去已是戌时。

    太子府重归寂静。

    婚房内点着蜡烛,烛火摇曳,照得整屋亮堂。

    陆昭谨回来时,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景象——

    少女身材娇小,只占了床榻的一小块地方,空出了外侧大半的床位。阖着眼,对他回来一无所知,显然是已经睡熟了。

    小脸埋了一半在被褥中,因呼吸不顺透着股粉嫩。

    陆昭谨脚步顿住,站在原地没了动作,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床上的人,眸光幽深,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握紧。

    上一世,他最后悔的事情,便是明知贺吟清不是什么好人,却还是由着江琬槐,让她嫁给了自己所谓的心上人,最后香消玉损。

    得此机缘能够重来一世,他便想着,无论无何,这一次他也不能再放开她了,不能让她再嫁与人渣。

    哪怕她会因此怨恨自己也罢。

    这一世,他会护他周全。

    但是事情的走向却与上一世完全不一样。上一世的江琬槐为了不嫁给他,甚至不惜抗旨逃婚。为何这一世却接受了这门亲事?

    他不明白。

    陆昭谨望着少女粉扑扑的脸,目光渐沉,握紧的手慢慢松了开来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样,只要能再见到她,他便觉得足矣。

    他放轻了脚步,走到床榻边上,弯下身子,将捂住少女的被褥往下拉了点,将她的脸从被褥中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睡梦中的江琬槐似是终于舒服了些,檀口轻启,深呼吸了好几口新鲜空气,满意的砸了下嘴,翻了个身继续睡。

    陆昭谨瞧着她这模样,眼底浮现出一丝笑意。心里仿佛被毛绒绒的小羽毛轻挠了一下,痒的发暖。

    没多停留,他便打算离去了。他方才行完记后,便命人收拾了侧卧的床榻,打算今晚就在那歇下。

    少女兀自睡的香甜,软乎乎的一团,娇俏可爱,只是这份娇俏可爱并不会属于他。

    陆昭谨垂眸,嘴角漾出一抹苦涩。

    若是与她睡在一张床上,怕是明日醒来过后,就更恨自己了罢。

    毕竟在她眼中,他指不定是一个什么样的恶人。

    陆昭谨转过身,余光瞧见桌角下方有本书籍。像是被人随手扔着的一样,半摊着页面覆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拾起来瞧了眼。

    陆昭谨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为什么这里会有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他侧头又看了眼床上的人,想了想,将那书一卷,揣进了衣袖里打算一并带走。

    免得让小姑娘看见了害臊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江琬槐再醒来时,已是第二日辰时。

    身侧的床位空荡冰凉,不像是有人睡过的样子。

    陆昭谨昨夜没回来吗,她不解的想道。看着被褥上的鸳鸯戏水刺绣,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看来不管是前世还是这世,不管是嫁给太子还是贺吟清,唯一没变的,竟都是婚礼夜晚她一人独守空房的结局。

    想罢,她又松了口气。这样也好,她还没有做好该怎样面对陆昭谨的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她穿着中衣便要下床,门外的采春听见她的动静,问了一句:“小姐您醒了吗?”

    得到确认的回复后,她推开门走了进来,手里拿了套桃红色花绫袄裙。

    采春替她更了衣,又为她挽了一个垂鬓分肖髻。在江琬槐的强烈要求下,只简单钗了支金丝桃花簪,相较昨日的满头发饰,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肌肤本就白皙,桃红色的衣裳一衬,更显得剔透莹润,明艳动人。

    江琬槐颇为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昨日被那凤冠压了一天,得让脖子好好放松几日。

    采春打理完毕,瞧着镜子中的自家小姐,莞尔一笑,感叹道:“小姐可真是好看,便是奴婢每日都能瞧见,也会觉得惊艳。”

    江琬槐闻言笑了出来,调侃道:“你这夸人的技术可是比簪发的技术进步的快多了。”

    采春不满的跺了跺脚,娇嗔道:“小姐!”

    江琬槐见好就收,突然又想起了陆昭谨的事,似是顺口提到般问了句:“太子殿下昨儿个是在哪歇息的?”

    采春闻言,脸色凝住,抿了抿唇,语气迟疑的说道:“太子殿下……昨儿个是在侧卧睡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一边观察着江琬槐的神色,生怕自己小姐会因为新婚之夜被抛下觉得羞愧。

    说完那句,又语速飞快的补充道:“殿下卯时就去了早朝,离开时还嘱咐让我们手脚轻些,别吵醒你。奴婢估摸着他是怕打扰到小姐您休息才……”

    江琬槐神色淡淡,听完采春的话后,也无甚失落的情绪。她站起身来,绕过了这个话题,问道:“早膳可准备好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备好了,正放在小厨房里温着呢,就等小姐您醒来了。”

    江琬槐随着采春到了院内的石桌旁,采春昨日无事,倒是已经把偏殿的情形摸清了。江琬槐想着,她现在既然无事,等待会儿用完早膳,也可在府中逛逛。

    厨房的人很快送来了早膳,一碗瘦肉粥加上两碟小菜,清清淡淡的,竟都是她喜欢吃的食物。

    她只当是采春安排厨房做的,却不料采春也讶异道:“殿下早上出门前问了我小姐的口味喜好,没想到他竟然特地让厨房重做了早膳。”

    江琬槐握着勺子的手顿住,猛地抬头看向采春:“是殿下安排的?”

    采春点了点头,道:“殿下还真是细心,奴婢都没想到这点上去。”

    江琬槐没说话了,慢条斯理的用了早膳。

    她本以为自己了解陆昭谨,此时看来却完全不是。

    若说他是喜欢自己,为何从昨日开始,便一副十足的冷淡模样,又为何特地收拾了侧卧去歇息。

    可若他不喜欢自己,那前世她守在他身侧的那十一年又算什么。

    她垂下眼眸,看着糯白色的粥上,撒着的点点绿葱花,愣愣的出了神。

    那她呢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--《男人小说网manxs.net》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