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男人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乱世嫡女 > 第一百一十五章致命山洞
    柏山上并没有路走进去,只有一个的洞口,黑魆魆地出现在一块大石头旁边。

    罗琪瑕看了莫失一眼。露出笑意,端木青的这个丫鬟还确实是有些本事。

    看来以后,自己也要好好考虑找几个人才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回过头对端木青道:“跟着我走!”

    原本以为。这个山洞里面定然是伸不见五指的漆黑。谁知道走了一会儿就开始有亮光。

    罗琪瑕将里的火折子熄灭掉:“你们心点儿,空气有些潮湿。可能前面有水。”

    话音才落。就听得到她惊呼一声。竟直接往下面掉下去,端木青一急,飞快地伸抓住她。却被一起以极快的速度带了下去。

    莫失只来得及抓到她的一直发钗。就没有了主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想也不想便跟着往下跳了。

    接连噗通几声。三人竟然掉到了水里。

    端木青不识水性,正扑腾着,被人一把捞了起来。原来水并不深,只到腰际。

    借着上面的亮光,三人才发现原来那上面根本就是一个缺口。而且因为光线的原因。根本就不可能看得到。

    也就是。无论怎样,她们走到那里是一定会掉下来的。

    同样这也就意味着,掉到这水里。才是出去的路。

    下面的光线比上面暗得多,火折子此时也已经被打湿了。

    莫失凭着感觉突然飞身而起。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。又飞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姐。那边贴近山壁有路!”

    好在轻功是莫失的强项,要将她们两个人带过去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在飞过去的过程中,也让她们两个知道,这个地方实在是有点——宽敞!

    是路,也只是称作罢了。

    刚刚好放得了一只脚,一边是山壁,一边是深潭,走起来不得不十分艰难。

    莫失就不用了,一根绳子都可以健步如飞的人。

    罗琪瑕好歹也是练过外家功夫的人,梅花桩走了多年。

    只是端木青,从来未曾被困在过这样的窘境里。

    只能将脸和身子一起贴在山壁上,一点一点的侧挪过去。

    越往里走,光线越暗,渐渐地都只可以听得到另外两个人的呼吸声和移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近在咫尺也不能看清。

    蓦然间,不知道从哪里吹来一阵风,原本湿了变得冰冷的衣裳,陡然寒冷刺骨。

    端木青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抓着山壁的指都跟着僵硬起来,几乎要抓不住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青儿!你还好么?”罗琪瑕在端木青的身后,担忧问道。

    她都觉得有些受不住了,更何况是毫无内力,身体瘦弱的端木青。

    “还还好。”话虽如此,但是因为寒冷而无法成句的言语还是暴露了她此时的情况。

    黑暗里突然有一只轻轻地抓住了端木青的腕,惊呼一声,还没有动,就感觉到一股热乎乎的气流,从她的掌心流到自己的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罗琪瑕听到端木青的惊呼,心立刻提了起来:“青儿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但是端木青却没有话,那股暖流好像抓住了她整个人的血脉一样,让她一时间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莫失才道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只是她一向冷漠的语气带上了一丝微不可察的虚弱。

    端木青张了张嘴,好半天才问了一句:“你还好么?”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莫失陡然间停了下脚步,只是没有人发现,黑暗里的眼睛里,不知道是怎样的神色。

    一个字,短短的,从前面传过来。

    端木青放下心,跟着她往前。

    罗琪瑕才知道是莫失输了内力给端木青,心里一时间也不知道作何感想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作为习武之人她如何会不清楚。

    若是端木青同样是有内里底子的,那到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如她这般凡人之躯,要承受外来的内力,是十分危险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唯一的方式就是,施内力的人运功将内力逼于掌心,用**相靠的方式传递过去。

    听上去好像没有什么,但是实际上,那是一种绝对的内力浪费。

    而内力对于习武之人来,其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莫失的声音从前方传过来:“姐,前面有光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对于行走了多时,身体因为长期保持一个姿势而变得有些僵硬的两个人来,简直就是天籁。

    果然没有多久,就可以感觉到前方透过来的淡淡的光线。

    再走了一会儿就可以看得清彼此的脸了,端木青忍不住和罗琪瑕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一低头,顿时哭笑不得,在她们的另一边,早就已经没有了水,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过那个深潭的。

    而她们却一直都像是三只壁虎一样贴着山壁走动。

    从那上面下来,端木青只觉得自己的四肢被人捆了一个晚上似的酸疼。

    身上的衣服因为湿透了而紧紧地贴在身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味道?!”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习武之人的嗅觉比常人敏感,又或许是因为莫失习惯性在黑暗中行走。

    在端木青和罗琪瑕还没有任何察觉的时候,她就闻到一阵细细的异味。

    “赶紧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虽然是赶紧,但是谁也不敢放松警惕,只是因为赵御玄他们布置的陷阱还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越往前走,光线越强。

    直到三个人走到如同一个大厅一样的地方时方才发现,那光线竟然是来自于顶部的墙壁。

    眯着眼睛看过去,就像是一只只夜明珠一样嵌在上面。

    而“大厅”里却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除了他们进来的这个“门”还有两个出口,一模一样的出现在他们的对面。

    “这又该选择了!”

    罗琪瑕当先走上前,蹙着眉头认真地打量着那两个出口。

    端木青因为刚才的一番折腾,已经有些体力不支,莫失没有跟上前,而是站在端木青的旁边,心的扶着她。

    两个洞口一模一样,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差别,就连那青苔的分布都是相同的。

    三个人一时间傻了眼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看了许久之后,罗琪瑕肯定的下论断道:“只要是阵法,就一定有出口。”

    &p;p;nb

    p;这话端木青知道是真的,因为那个出口也是布阵人的出口。

    就算是曾经那样厉害的八阵图,也还是一样有出路。

    突然间想到什么,罗琪瑕从怀里掏出已经湿透了的火折子递到莫失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能力将它弄干么?”

    莫失抬头看了她一眼,瞬间明白了她想做什么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从她里接过火折子,立刻盘腿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将火折子放在合十的掌心,莫失紧紧地闭着眼睛。

    端木青看不出她是怎么做的,只能够看得到她额头上细细密密的汗珠渐渐变大,在脸庞上滚落。

    的脸上,全是坚毅的神色。

    好半天,当她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,无可避免的晃了一下身子。

    却毫不迟疑地将里的火折子递给罗琪瑕。

    看了她一眼,罗琪瑕的某种闪烁着一种不出来的光芒,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有。

    看着两个洞,终于还是将那个珍贵的火种点燃了。

    让端木青讶异的事情出现了。

    这个洞里一点风都没有,但是那火焰却明显地偏向了一边,好像是被风吹得似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前面那个水潭就是准备好的,让我们没有办法判断这两个出口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茫然的表情,罗琪瑕耐心地解释,也让莫失有时间喘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们进来的时候是从那条河进来的,明这个阵法,首先就是性属水的,而这个山腹下方又是水,明主克为火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刚才我们掉下去,就是为了让我们没有火?”

    罗琪瑕点头:“没错,如此我们就算是到了这里,也因为寒冷而降低了战斗力,若是有向莫失一样的高,这个时候也会陷入我们此刻的情形。”

    端木青看了一眼莫失,这一次,她不再是一点点的虚弱,就算是在这些夜明珠的光亮下,都可以很清楚地看出她惨白的脸。

    “主克是火,那么,”指了指火焰偏向的一边,“那边就是活路?”

    不需要回答,大家都知道这是事实。

    长长地吐了一口气,罗琪瑕道:“走出这里,应该就是那最后的一关了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听到这话,都有些精神一震的味道。

    罗琪瑕走到洞口,转过脸看向她们:“准备好了么?”

    端木青将莫失拉到她和罗琪瑕中间:“走吧!”

    莫失面无表情地看着她,端木青的神色却更冷:“走!”

    没有办法,这是主人的命令,不管是对还是错,她都必须要执行。

    罗琪瑕再看了主仆两人一眼,缓缓露出一个笑容,再不迟疑,往洞里走去。

    莫失紧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刚走到洞口,突然听到“咔嚓”一声,有什么东西被启动了一般。

    莫失脚下一个不稳,往前跌去。

    瞬间听到一阵嘈杂的嗡嗡声,真个“大厅”的光线突然间变得晦暗起来。

    “姐!”

    “青儿!”

    端木青只听到罗琪瑕和莫失两个人惊恐的叫声。看更多好看的!威信公号:hhxs66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