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男人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回到古代当匠神 > 正文 第四百六十五章再败孟获
    --------《男人小说网manxs.net》----------

    战书被孟获派人送来了,附带的还有孟获的誓言,这一仗孟获要生擒刘毅,但不会杀他,而是会放了他,算是还了此前四擒四放之恩。

    “这孟获……”刘毅摇了摇头,看了那竹简一眼递给马谡笑道:“这次有些嚣张啊。”

    马谡放下竹简,想了想道:“孟获所依仗者,恐怕便是那八纳洞的兽群,墨侯可有破解之法?”

    “有啊,本来是为另一支兵马备的,不过如今既然赶上了,那便先收拾他们!”刘毅点点头,至于藤甲兵……也不知道会不会来,不过眼下还是先对付兽群为重。

    马谡自然不知道这南中之地,还有哪支兵马能让刘毅如此重视,不过既然刘毅都专门为这支人马设计兵器了,想来也不好对付,不过眼下对付兽群,才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“孟获此番兵马甚多,而且那些蛮军似乎也有了些气象,如今主动搦战,兽群虽然厉害,但某观之并不太多。”黄忠蹙眉思索道:“不过蛮军既然没有水军,我军船只何不顺流而上,袭扰敌军后方,令其自乱阵脚?”

    虽然有了些军纪,但上次孟获兵败,可不只是军纪的锅,指挥不当才是最大的问题,黄忠想要故技重施,再来一次前后夹击,让对方自乱阵脚。

    “可以一试,不过莫要有太大期待。”刘毅也不反驳,这支临时拼凑起来的水军,跟正规水军打肯定是打不过的,但蛮军的编制之中,显然没有水军的存在,这是一片空白区域,正好可以发挥,哪怕是不正规的水军,那也比没有强啊。

    刘毅让众将前去准备迎敌,自去指挥工匠将木兽组装起来,这些东西,早在入南中之前已经备好,一路从朱提拉到建宁,又从建宁拉到云南这边,废了不少力气,如今总算能够派的上用场了。

    这东西,若放在平时,正常的战场上,作用其实不大,甚至毫无作用,若真要放火的话,冲进敌营,带些火把、干草就足够了,何必如此费神,也只有在南中之地,是为了专门克藤甲兵和这些蛮兽制成的,这就成了战场上的利器。

    一夜间,三十架机关木兽便已拼装完成,内部填装了不少火油,如果操作不慎给引爆的话,对自家这边也是灾难性的打击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孟获便已经气势汹汹的指挥大军,在营外叫骂,刘毅率领众将出营,三军将士在营外缓缓拉开阵势,三十架木兽在工匠的驱动下,随着军队缓缓爬入战场,按照刘毅的吩咐,在军前一字排开,这些木兽内有机关牵动,有些类似于传说中的木牛流马,不过动的话,需要人操作,不过饶是如此,不需人拉,可以自行走动的木兽,依旧令不少人侧目观看。

    “那是何物!?”孟获正在命人往阵前叫骂,突然间对方军中走出一大堆木兽,有些惊疑不定,还从未听过能自己走动的木兽。

    周围众蛮将面面相觑,他们哪知道对面那些木兽为何会自己动,一个个茫然摇头。

    “大王不必担忧,不过几十架木兽而已,我观那些木兽行动迟缓,便是真的拿来冲锋陷阵,又有何意义?”木鹿大王看向敌军军阵之中那些木兽,摇头笑道,对于自己御兽之能,他有着足够的信心。

    孟获闻言点点头,看向敌阵,拍了拍坐下战马,他之前的卷毛赤兔被黄忠一箭射杀,如今换了一匹普通战马,坐在马背上格外的别扭。

    汉军弓箭射程极远,孟获不敢靠的太近,隔着一百四五十步的距离,深吸了一口气,几乎是用咆哮的方式对着对方吼道:“刘毅,今日,本王必定生擒于你,若你还顾念麾下将士性命,可速速退出云南,本王可向你保证,绝不会再生事端!”

    “他说什么?”刘毅揉了揉耳朵,隔着太远,只听见孟获在那边咆哮了,具体说了什么,刘毅没听到,回顾左右道。

    赵广和关兴摇了摇头,他们也没怎么听清楚,张苞回头道:“好像是说,他要生擒墨侯?”说到最后,张苞也有些不确定,他没听清楚孟获后半段,杂音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这孟获……唉,得志便猖狂!”刘毅摇了摇头,有些失望:“既然他要战,那便战吧,擂鼓!”

    “喏!”传令官答应一声,挥动令旗,指挥鼓号手开始起乐,准备作战。

    一时间,鼓号齐鸣,苍凉的号角声中,那隆隆的战鼓声带着一股令人心潮澎湃的力量响起,远远地传开。

    对面阵前,孟获听到对方的鼓号之声,面色变得难看起来,他与汉人接触不少,知道这是汉军准备作战的鼓号之声,当下也不再跟刘毅废话,调转马头,回到本阵,看向木鹿大王道:“木鹿兄弟,接下来,便交给你了!我负责指挥三军冲锋,请让那些野牛开始冲阵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木鹿大王本就没有跟刘毅和解的打算,否则他带这么多家底儿来,难不成还是来看热闹的?

    奇特的号角声中,三百头野牛被赶到阵前,在哪奇特的韵律声中,那一头头野牛的眼睛已经开始发红了。

    只是声音,自然不会让野牛如此,但配合之前草料中掺和的一些药物,配合这种号角声,能够刺激野牛进入一种狂躁状态。

    一头头野牛刨动着四蹄,开始朝着对面的军阵冲锋,孟获当即命令将他这段时间以来训练的最精锐的兵马排在前方,紧跟着野牛阵往前冲,后方的兵马则乱哄哄的跟上,那些没经过训练的蛮军跟经过训练的蛮军,这个时候差距就出来了,不说训练有素,但至少那些经过训练的蛮军,进退之间,能够让孟获有种得心应手的感觉,至于后方的蛮军,那多半是木鹿大王的人,孟获能指挥,但用起来显然不如这些经过训练的蛮军好用。

    黄忠的船队开始沿着西洱河逆流而上,远远地朝着岸上的蛮军放箭,制造着后方的混乱。

    两军阵前,三百多头野牛已经渐渐开始奔行起来了,虽然还没有完全加速,但那气势,令人窒息!

    刘毅对着身边的张苞点了点头,张苞会意,迅速挥动令旗,一排排将士背着干草和火油快跑到阵前,将一捆捆干草扔在阵前,形成一条线,而后后方的将士上来,将一坛坛火油浇上去,说起来复杂,事实上就是两排人,一排把干草扔地上,另一排直接将火油往外倒,一口气撒完然后往后跑,这个时候,野牛的加速过程已经结束,虽然还相隔几十步,但这么点儿距离,可能就是一两个呼吸的时间。

    一股压抑的气息扑面而来,后方那些蛮军也发起了冲锋,刘毅一把拔出腰间的佩剑高高举起,朗声道:“所有火兽,听我号令!”

    火兽喷火有个延迟时间,但不能立刻就放火,过早引燃火焰,只是会让野牛生畏,会让他们放缓速度,刘毅要的,是把这些野牛给惊到,让它们反向冲锋,这需要一个对时机的把握,对野牛速度在快要抵达火线的前一刻火焰正好能够起来,再配合锣声,该能让野牛回头冲刺。

    只是一两个呼吸的时间,感觉上却无比的漫长。

    “放!”刘毅的宝剑狠狠回落,几乎是在同时一名名负责操纵火兽机关的匠人搬动机括,兽嘴处有一处引火装置,刘毅做过实验,成功率在百分之九十九以上,延迟时间大概在一秒左右。

    “呼~”

    三十道火舌几乎是同时喷出,阵前那些浇了火油的干草呼的一声便燃烧起来,形成一片巨大的火墙。

    “轰~”几头野牛刹不住,直接撞过了火线冲进来,不过却是屁股朝着这边,四蹄还在不断刨动往回划拉。

    前排的将士被撞飞十几个,但那些身上着了火的火牛却是疯了一般往回冲,不少野牛直接撞击在一起,场面有些混乱,刘毅隔着火墙,也看不太清楚,但野牛阵,显然是被挡住了,刘毅当即喝令道:“三军将士,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严颜、关兴、张苞、杨任、陈二狗各自举起兵器,指挥着各自的将士,对着前方咆哮着冲出,火墙并不宽,一名名将士嘶吼着冲过火墙,眼前的场面令人震惊,不少牛撞在一起,血肉模糊,也有的直接发疯了一般朝着蛮军方向冲过去,孟获的蛮军不少地方已经被冲开缺口,依旧不断有野牛往回冲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场面,孟获也有些傻眼了,眼看着原本严整的阵型在这些野牛的冲击下被冲的支离破碎,紧随其后而来的汉军将士可不管这些,拎刀就砍,杀的前方军阵支离破碎,后方的蛮兵尚未压上去,前方的蛮军已经狼狈的败逃下来,中间还夹杂着机头横冲直撞的野牛,场面混乱到让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孟获一看不对,面色大变,他可不想再被刘毅擒住,而这种溃败之势已成,依照他的经验来看,自己是很难做到力挽狂澜的,当下带上能带走的人,一窝蜂地随着溃军往后杀。

    “大王,等等我!”木鹿大王有些傻眼了,这剧本不太对,最主要的是,他坐下白象看着威武,但逃命却非专长啊!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--------《男人小说网manxs.net》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