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男人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膏粱子 >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儿孙
    --------《男人小说网manxs.net》----------

    张麟这一声下意识的话语被宋胤听到了,他有些疑惑的问道:“张麟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四周的眼神全部望了过来,张麟感觉他爷爷张威远的眼神最为强烈,他讪讪一笑,说道:“我说你要骑马,你在马鞍两侧各加一个马镫,这样就能保证你在马背上的平衡了。”

    张威远听到这话,眼中瞳孔一缩,眼神扫向宋胤所骑马匹,片刻之后,他大力的往脑袋上一拍,有欣喜,有懊悔,忍不住大叹一口长气。

    这么简单的事情,他为何这么多年的军伍生涯竟然没有想到呢?

    宋胤不是那种脑袋里全是浆糊的人,听张麟这么一说,再见张威远的动作,如何还不明白张麟所说可能真的能够实现,便在马背上说道:“张麟若是此法可行,我定给你记上一功!”

    言罢,宋胤也不顾什么告辞不告辞了,命李执和马公公跟上,三人快速往皇宫方向离去。

    宋胤一走,张威远叫住张麟,让他陪他慢慢往府中走,张麟点头称好,心底倒是觉得刚才说的话有些欠考虑了。

    两人缓步往内院走,张威远不轻不重的声音在前头响了起来。“麟儿,你所说之法是你想出来的?”

    虽看不见张威远的表情,张麟倒是能够猜出他爷爷现在脸上是什么神态,不过刚才的话已经说出去了,他就算想再否认也不可能了,只能应道:“是的,爷爷。”

    张威远脚步停了一下,张麟以为他停一下之后就会继续走,没想到张威远竟然停了十几息的时间,搞的张麟站在他身后都有压力了。

    “麟儿啊!有时候我都在想,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孙儿!”

    张麟听到这话,不由吞了一口口水,他这爷爷当真看出什么破绽来了吗?

    没有听到张麟的回话,张威远没有转身,而是抬腿迈步前行起来,他边走边说道:“自从你被你父亲因那青楼女子打的卧床不起之后,我就感觉你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才华横溢的不似我张家人!你那亲爹什么材料,我还不知道?反正他是教不出你身上才华的!”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张麟是否有向读书人买诗文,他这个做爷爷的,难道还不清楚家里的这点事吗?

    张麟毫无心思的干笑着,心底却感觉有些发毛!

    张威远听到张麟的笑声,依旧没有转身,继续在前面慢慢走着,“你自幼被你爹敦促读书,我都看在眼中,其中有一部分心思,也是我授意的!军伍的生涯太苦了些,太平天下总归是要人治理的!不到乱世,武人实难出头!”

    张麟静静听着,没有半句回应。

    “身在武将之家,你却鲜有接触操弓控弦之技,兵书之文,你父亲也是或明或暗的从你身旁剔除!唯有骑术,你少有接触些,不过你接触骑术,无非是你那父亲想要你骑马游街时能出彩几分罢了!”

    这段话,听的张麟直点头,他那便宜父亲能够干出这些事来!

    “你说现在,我该认为我孙子还是我孙子吗?”

    张威远语气没有半分增加之感,好像只是抛出一个很平常的问话,张麟却听的春雷炸响,心身轰鸣。

    问完这话,张威远缓缓转过身来,缓慢动作落到张麟眼中,亦如泰山压顶。

    张威远直视张麟双眼,张麟下意识的躲开了一秒,却又迎了上去,同张威远对视。

    爷孙俩对视不知多时,张麟嘴角渐渐浮现一个笑容,终是开口道:“爷爷!”

    张威远哈哈一笑,收回目光,转过身去,慢慢走了起来。“我张家儿孙可有野心,但需有忠义!”

    张麟大笑起来,在张威远身后说道:“爷爷,我可不想这些,我最多想做个盛京城中数一数二的膏粱子弟罢了!”

    张麟说完这话,快步追了上去,落张威远半步之距。

    张威远笑而不语,走了几步,笑着问道:“刚才那丫头就是你看上的丫头吧?”

    “额...”张麟都不知道该如何替这身体的前任去接这话。

    “眼光不错!”张威远笑着说了一句,又接着道:“让那小丫头到府里服侍你吧!有情有义的丫头!”

    “额...”张麟还是不知道该怎么接,不过料想妙玲儿会兴奋的上天吧!

    入夜,皇宫宫灯,星火如萤。

    宋世安轻轻打了个哈欠,处理奏折太多,他也有些乏了,站在一旁的魏贤抬手往后一摆,示意宫女去准备参茶。

    宋世安将身子靠在椅背上,开口说道:“魏贤,有事就说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您真是料事如神啊!老奴都未曾开口,您就知道老奴有事要说了!”

    宋世安听到这马屁,脸色一沉,声音也带了一丝冷意,哼道:“又是那不孝子的事?”

    往常这个时候,魏贤都不敢言语了,不过他今日却开口回答道:“大皇子献上一物,说可提升军力!”

    宋世安一下子被气乐了,他那蠢笨如猪的大儿子不给他惹事就罢了,何时关心过军国大事?现在竟然说是有提升军力之物,简直让人..让人...

    一时半会,宋世安竟然找不到词语来形容!

    “没想到那混账玩意竟然这般糊弄起朕来,真当朕老糊涂了吗?”气乐之后,宋世安心头就忍不住的蹿起怒火来!

    平时寻些吃吃喝喝之物,他也就容忍了!现在竟然要插手军政之务,不给他一个教训,那混账还真当他心底没有底线啊!

    “传朕旨意,鞭责大皇子十鞭,以儆效尤!”

    “这...”魏贤微微迟疑了一下。

    宋世安横眉而来,魏贤见之,慌忙跪地,连句求饶的话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“去传旨...”宋世安这句话尚未完全说完,最后一字被他吞下,他扫了眼地上趴着的魏贤,说道:“先将那逆子呈上来的东西送过来,朕看完之后,再罚不迟!”

    魏贤手脚往后退了几步,这才敢起身,快速命人将大皇子送进宫来的东西呈上来。

    看着托盘之中两只粗糙的踏马镫,被一块宽布连接着,宋世安扫了一眼之后,便再无心思多看,只是用淡淡的语气问道:“何物?何用?”

    身在宋世安身边多年的魏贤,能不知道宋世安此时心中已是滔天怒火了吗?他赶紧回话道:“皇上,此物名马镫!悬挂马鞍之下,骑者双脚踩踏,身形可稳固于马上!”

    宋世安猛的一拍桌案,殿内再无站立之辈!

    众人战战兢兢,尤其以手捧马镫的太监身型抖的更加厉害!

    宋世安如何不怒!

    踏马镫,本就是早有之物,乃是马鞍下角延伸出来的东西,为的就是方便官员富绅上下马背之用,实属鸡肋之态!沙场骑卒若是用此物至于马腹,一趟路程跑下来,战马定当鲜血淋漓!战力折损过半,还谈什么御敌厮杀?

    现在他那蠢笨如猪的儿子竟然想出这招来,还谈什么提升战力?可笑!可笑至极!

    他这是要亡祖宗基业啊!

    “传大皇子进宫!拿朕的马鞭来!朕实属管教的少了!”宋世安真的滔天怒火了,竟然要亲自鞭挞宋胤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,老奴有话要说!”魏贤冒着被砍头的风险,在宋世安大怒的时候冒出这话来。

    “说!”宋世安双眼眯成一线,如噬人猛虎。

    “可行!”魏贤不敢长篇大论,只能将传回来的消息,用最简洁的话语说出来。

    魏贤口中吐出的两字,让宋世安心头怒火消减过半,他平稳了一下呼吸,脸上严肃的问道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大皇子身边侍卫李执已试过,有此物,骑马如坐凳,双腿所用力道与之前骑乘相比,可省一大半,马上骑射如踏地挽弓!”

    宋世安闻言,面无表情,如老僧入定。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--------《男人小说网manxs.net》----------